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福布斯》:风投牛仔萨卡慧眼识Twitter和Uber

时间:2022-12-14 01:38:42 | 浏览:1172

图为最新期《福布斯》杂志封面现年39岁的萨卡在《福布斯》2015年全球最佳创投百人榜中名列第三,身家19亿美元,这是他从九年前几乎完全是白手起家所积累的成果。这位年纪不大的谷歌前员工突然发现自己与布雷耶(Jim Breyer)、杜尔(Joh

图为最新期《福布斯》杂志封面

现年39岁的萨卡在《福布斯》2015年全球最佳创投百人榜中名列第三,身家19亿美元,这是他从九年前几乎完全是白手起家所积累的成果。这位年纪不大的谷歌前员工突然发现自己与布雷耶(Jim Breyer)、杜尔(John Doerr)、莫瑞兹(Michael Moritz)等老牌风投们同属亿万富豪,而且由于接连得手,比他们甚至还要更加富有。萨卡坐拥Twitter和Uber两大金矿:前者IPO时他的基金是持有股份最多的外部投资者;在估值410亿美元的Uber持股比例达4%。此外他还投资了Stripe、Lookout等多家估值达到十亿美元级别的创业公司及WordPress母公司Automattic。

“萨卡发现了硅谷诞生的每一家热门创业公司,而且全都是在天使投资时期就发现了他们。”在萨卡创投基金投资的雅虎CEO梅耶尔(Marissa Mayer)说,“这是绝无仅有的成绩。”

萨卡并非商科或工科出身,也不懂电脑编程,从未创办过自己的公司或在大型风投机构工作过。他所做的就是与他精挑细选的创业者交朋友,在他们消沉时安慰他们,在他们担心风险太大时鼓励他们。“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个大机构需要守护,”萨卡说,“这让我比其他投资大鳄的行动更迅速。”

不过在他的投资历史中也有朋友反目和难言之隐。尽管他对媒体比较低调(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配合专访报道),但他口无遮拦,喜欢攀交情,让人无法信任。“他这个人有一点英雄情结,”一位熟悉他的同僚说。他在谷歌时会擅自闯入每一场他能闯入的会议,然后口若悬河地说个不停。Twitter最终只好做出禁止任何非本公司员工出席内部会议的规定,这在一定程度是萨卡逼的。他和UberCEO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曾是好友,但如今两人却几乎形同陌路--虽然萨卡是Uber的大股东。

“克里斯对任何事都直言不讳。”风头公司Baseline Ventures导师、Instagram投资人之一安德森(Steve Anderson)说道,“他也意识到自己没有安全感。”但不要以为“没安全感”就是胆小怕事。“我很容易与人相熟,”萨卡说,“但只要对方过分,我就和他一刀两断。”

现在萨卡为修建曼哈顿海滩上最豪华的一栋住宅而忙的不可开交。这是一处占地450平方米的太阳能豪宅,预计今年8月份竣工。在此之前他们一家四口只能在附近的一家宾馆凑合一段时间。

每到开董事会时萨卡便会冲进会议室,脱下沙滩T恤,换上他的投资人专用行头。乔布斯有黑色套头高领衫,萨卡有刺绣牛仔衬衫。他有次外出演讲在雷诺机场一时冲动买下了第一件这样的衬衫,结果听众反响热烈,于是返程时他把那家商店同类货品的一半都买了回来。目前他共有近70件花色图案各异的刺绣牛仔衬衫,在住所大门旁和轿车后备箱里都放了几件,以备不时之需。“如果我不穿这身出现,创业者会感到十分失望。”身穿一件银线刺绣黑衬衫的萨卡对本刊说道。

这身美国儿童木偶剧《胡迪-都迪》(Howdy Doody)剧中人物式的打扮,只是萨卡身上的众多不协调处之一。他在布法罗郊区长大,父母分别是大学教授和律师。作为一名尖子生,他最后进了父亲的母校乔治城大学,本科毕业后又读该校法学院研究生。

然而萨卡并没有顺理成章地成为一名律师。他在律所Fenwick &;West当合伙人时有一天与风投机构KPCB的著名合伙人杜尔一同出席了会议。“显然投资领域才是英雄用武之地。”互联网泡沫碎裂期间萨卡照着《福布斯》最佳创投人榜四处打电话找工作,但始终不走运。最终他在创业公司Speedera Networks找了份事做,帮公司抵御竞争对手大公司Akamai不断的诉讼。

2003年11月,萨卡跳槽去谷歌公司的法律与商业开发团队,为公司暗中物色税率低、电费便宜的新数据中心合适选址,然后设立一家普通控股公司买下选中地块。

萨卡开始在任何他能够挤进去的高层会议中搜集情报。谷歌前管理人员、如今已转型为投资人的沃克(Hunter Walk)还记得,自己有一天去向佩奇(Larry Page)报告谷歌广告平台AdSense的最新进展,本身并未负责任何广告相关业务也无任何广告专业背景的萨卡依然不停插话发表意见。“彼时谷歌的企业文化是鼓励实干家,”曾任谷歌多年高管,现为YouTubeCEO沃西基(Susan Wojcicki)说,“萨卡总是被有趣的项目和新颖的重大创意吸引,总想创造下一个伟大事物。”

萨卡言多必失。萨卡做过牛津大学研究员,有一次他在会上指责无线运营商让谷歌地图不能登上英国手机,结果弄出了一篇令整个谷歌安卓团队灰头土脸的新闻报道。他的上司、谷歌首席法务德拉蒙德(David Drummond)让他准备走人,可佩奇反而将萨卡安排到无线项目岗位上,其中包括最终失败的用免费Wi-Fi网络覆盖整个旧金山的项目。“在我们的一次会议上,克里斯表示愿意驾车绕城一圈把路由器一一绑到路灯上。”梅耶尔说道。她就是因为这个项目与萨卡结识。

萨卡也在别的项目做过,例如在频谱拍卖上报出好几百万美元的高竞价(一种能够成功推高运营商购买价格的策略),但在其团队推进对两家卫星公司的收购时被时任谷歌CEO施密特否决。施密特希望谷歌储备现金为经济衰退做准备。2007年12月,在大部分股票期权到手后萨卡离开了谷歌。

之后的一年半时间萨卡自己做起了频谱生意,代表Philip Falcone旗下投资机构Harbinger Capital完成了该项目,将几百万美元纳入囊中。当在特拉基(一座位于Tahoe湖最上游的小镇)的时间越来越长时,萨卡决定专门做硅谷地区的天使投资。

萨卡在谷歌时也做过一点天使投资。他在谷歌的一位朋友威廉姆斯(Evan Williams)离职创办一家名为Odeo的播客(视频分享)创业公司,2006年时威廉姆斯又决定创办名为Twitter的一项新微博服务,并问萨卡有没有兴趣加入。萨卡给威廉姆斯2.5万美元,然后就开始疯狂地发送推文,被这项服务的营收和数据潜力折服。

“他成了Twitter的投资人、顾问和朋友,”威廉姆斯说,“但是对我们帮助最大的还是他的热情。他让我们相信自己的产品。”无论是最早开始使用Twitter的名人之一奥尼尔(Shaquille O’Neal)发出了一条引发病毒式传播的推文,还是某部电视脱口秀节目上出现Twitter图标时,威廉姆斯和他的核心团队都会从萨卡那里收到一条表示鼓励的留言:BIG。

整个2009年,萨卡继续向众筹平台Kickstarter、第三方电话服务Twilio、手机安全软件Lookout等数家公司进行了精明的个人投资,直到钱用得差不多时才住手。他加入谷歌太晚,没能挣个几千万。萨卡在Speedera工作时的老朋友斯威尔登斯(Hans Swildens)在旧金山经营着一家名为产业创投(Industry Ventures)的机构。斯威尔登斯欣赏萨卡天使投资的成绩,于是建议他去募集一只基金。Industry Ventures第一笔资金投向小写资本(Lowercase Capital),之后梅耶尔甚至施密特等谷歌时期的朋友都前来捧场。“虽然现在大家容易忘记,但在2009、2010年时,早期投资感觉还是风险高,市场依然很不确定。”投资人菲尔德(Brad Feld)说。他是Industry Ventures导师,后来也成了投资者之一。

萨卡原本将接着投资另一名前谷歌人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的Instagram,但2009年下半年时他决定加强自己在Twitter的地位,从而使投资再上一个档次。“我花了好几个月努力想让别人相信Twitter不是闹着玩而是真正的事业,”他说,“最后我决定干脆全把它买下来。”效仿当年谷歌的买地策略,萨卡创建四支名字非常普通的基金,从Twitter前员工手中买断了所有Twitter个人股份。

本来再多筹几百万美元萨卡就满足了,但管理着数十亿美元资金的利兹维(Suhail Rizvi)说服他把做大。当威廉姆斯找萨卡向其出售自己的4亿美元Twitter股份时,利兹维的鼓动有了效果。随后萨卡前往东南亚,暗中计划在女朋友(如今已是他的妻子)父母结婚之地向她求婚。完成这项终身大事后,他摩拳擦掌准备在威廉姆斯的交易上大干一场。

萨卡只用一个月就悄悄从摩根大通和几支城市养老基金筹集10亿美元,然后在一年半内和利兹维将这批资金花光。在Twitter上市前,萨卡买断了截至2013年5月份离职员工和其他投资人出售的所有股份。当他们的行动后,其他投资人只好眼巴巴地看着萨卡的阵营在他们鼻子底下积累占比最大的Twitter外部股份。“他是二级股票的创新者,构建了很多前所未见的投资工具,” Baseline的安德森说,“他第一个看到Twitter的机遇,所以大家不解名不见经传的他是怎么带着这么大笔钱冒出来的?’”

放弃了一笔最有增长潜力原始财富的威廉姆斯对萨卡倒没什么意见。“现在想起来,如果当时我有充分的认识,我一张股票都不会卖掉,”威廉姆斯说,“有些人不喜欢他的做法,但换了别人也会那么做。”萨卡的第一支Twitter基金Lowercase Industry净值迄今已经飙升了1500%左右。全部算在一起,他的各类Twitter相关交易已经为投资者带来50亿美元回报。

早在围绕Twitter的谋略曝光之前,萨卡就在后金融危机时代打造自己可靠创业公司之友的名声。一批旧金山创业者和投资人常到特拉基的萨卡家里泡几小时热水澡,喝着小酒、大声谈笑。这种所谓的“浴缸聚会”(Jam Tub)在定位类应用Foursquare专设一个签到处,连续创业者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是这项活动的秘密组织者。

浴缸聚会其实是卡拉尼克发起的“平板聚会”(Jam Pad)的衍生版,萨卡只是偶尔光顾,但卡拉尼克的一位朋友、网站发掘工具StumbleUpon创始人坎普(Garrett Camp)是常客。2007年坎普7500万美元将StumbleUpon卖给eBay,当时他想做一款可让朋友约一辆“黑车”带他们进城游玩的应用。最初坎普把这款应用叫作UberCab。坎普的朋友兼早期顾问、作家费利斯(Tim Ferriss)至今记得,这个想法在很多Jam Pad圈子以外的人看来十分“荒谬”。“本来有机会投资这家公司的人都一笑置之,”费利斯说,“但克里斯没有,他早就有信心。”

卡拉尼克在这家新生公司的某种超级顾问,而萨卡也想分一杯羹。两人在特拉基萨卡家中为该公司敲定了130万美元天使投资,其中萨卡贡献30万美元。对于一只仅仅800万美元规模的基金来说,30万已经不少了。除了资金,萨卡还帮忙交涉卡拉尼克的报酬问题,并从环球唱片集团(Universal Music Group)得到Uber这个名字。2011年初,Uber进行A轮融资时,Benchmark Capital的柯尔利(Bill Gurley)牵头,Lowercase又追加40万美元投资,而且萨卡后来又追加投资。

卡拉尼克通过一名发言人表示对此事不予置评,不过据那些了解这两人和这家创业公司早期历史的人所述,Uber的这位首席执行官对萨卡十分寒心,因为他又想重施Twitter时期的故伎,企图从其他早期投资人手中买断Uber的二级股。

“让我失望的是,我真的不知道做错了什么,”萨卡说,“我已经多次道歉了。”在笔者追问下,他承认也许是因为他企图买下Uber股份造成两人不和。尽管被管理层排斥,但萨卡对Uber仍矢志不渝。

萨卡结识小额投资机构InVenture的CEO斯洛亚(Shivani Siroya)是在一次TED晚宴上,当时他注意到了独自坐在边上的斯洛亚。几个小时后,他得知这位前财务顾问、联合国分析师在发展中国家建立信贷业务的新方式设想。“一旦我确定她对钱不反感,一切就水到渠成了。”萨卡说道。萨卡欢迎COO莱茵戈德(Ted Rheingold)和另一位人士加盟,大家像老朋友那样讨论最新进展。

而半年前这个创业团队还一筹莫展。InVenture的业务在印度失利,而且由于自己不经手贷款,赔偿也没有。如今InVenture的业务在肯尼亚迅速增长,团队为萨卡详细讲解不同社区的肯尼亚人的支出差异,以及他们申请贷款的目的和原因。斯洛亚告诉他,肯尼亚的还款率比在美国做贷款业务更高。

萨卡的成功以创业公司的发掘、培养为基础,但他的朋友十分怀疑这方面他到底还有多少热情,特别是在成功似乎总是伴随着摩擦的情况下?萨卡如今总共监督着十几支基金10几亿美元的运作,基金名称均与牛仔相关,如“牛仔竞技”(Stampede)、“边疆”(Frontier)、“马刺”(Spur)等。但是他现在去的会议少多了,更愿意把时间花在海滩和蒙大拿的新家。竞争对手悄悄议论着他正在退居二线。萨卡对此没有否认。两年前他延揽自己第一位合伙人、创新艺人经纪公司(CAA)新秀马泽奥(Matt Mazzeo),让他负责加大Lowercase旗下基金进行的种子投资。马泽奥说:“我认为克里斯不是那种大赚一笔就丢下麦克风走下舞台的人。他太热爱台下观众了,他一定会留在舞台。”

相关资讯

《福布斯》:风投牛仔萨卡慧眼识Twitter和Uber

图为最新期《福布斯》杂志封面现年39岁的萨卡在《福布斯》2015年全球最佳创投百人榜中名列第三,身家19亿美元,这是他从九年前几乎完全是白手起家所积累的成果。这位年纪不大的谷歌前员工突然发现自己与布雷耶(Jim Breyer)、杜尔(Joh

股价暴涨25倍!万泰生物神秘老板引关注,手握农夫山泉养生堂,福布斯都低估他太多…

本文共2511字阅读完约5分钟上市后连续26个"一"字涨停板,万泰生物(603392)成为近三年以来A股中开板前涨停数量最多的新股,也是近年最炙手可热的“检测试剂+疫苗”概念股之一。然而更厉害的,或许还是公司背后持股比例达75%的实控人钟睒

《福布斯》杂志评选越南10大最佳海滩

越南以美丽动人的名胜和丰富多样的美食深受国际游客的喜爱。美国《福布斯》杂志近日评选了来越南参观游览时游客不要错过的10大最佳海滩。一、位于越南巴地头顿省的昆岛,以美丽的珊瑚礁、清澈海水、银白沙滩和丰富的海洋动植物系统等自然资源成为国内外游客

福布斯生活|2020假期计划即刻上线,人气新贵旅行目的地指南已出炉

离2020年剩下不到60个工作日,新一年的旅行计划值得被提上日程。基于Airbnb爱彼迎的预订数据,这些相对小众或重视生态环保的国家、城市与地区越来越具有吸引力。正在规划明年出行的你,不妨看看以下七大风光别具一格的小众旅行目的地,开启202

福布斯生活|专访人头马君度集团:疫情下的洋酒行业与酒品推荐

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扰乱了诸多行业原本的发展计划。这其中,餐饮、住宿、旅游和娱乐行业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由于大部分餐饮与酒吧暂停营业,洋酒行业也因此受到了较大的影响,各类线下渠道消费都纷纷下滑。人头马君度集团正是这一行

Sulon行业周报第89期丨​福布斯评选AIoT百强企业

行业动态ARM再次表态:不会向华为断供芯片技术ARM将继续向华为提供芯片设计。在接受外媒Engadget采访时,这家芯片公司再次确认这一信息。ARM表示,在对芯片架构进行全面审查之后,决定继续向华为海思提供ARMv8-A架构的支持,包括这一

福布斯全球公司2000强榜单发布,Dior成为全球最大服饰集团

放眼当下的奢侈品时尚圈,哪个品牌实力最强?是近年来努力征服千禧一代、不断缔造业绩神话、发展势头格外强劲的Gucci,还是一直“闷声发大财”、108年来首发财报、披露近100亿美元收入的Chanel,亦或是稳扎稳打、业界公认的全球最大奢侈品牌

倪传婧——上福布斯艺术榜上的中国女孩

“哈罗,你好。我是Victo。”电话的那头传来爽朗的声音,而这把来自大西洋彼岸流畅粤语声音的主人,正是福布斯最新“30 under 30 ”(30位30岁以下)艺术榜榜单上最年轻的得主之一——倪传婧(Victo Ngai)。▲倪传婧为纽约时

50亿撬动1000亿!广州要建国际风投创投中心

南都讯 记者夏嘉雯 优化创新创业生态环境,建设科技创新强市,广州将有大谋划。记者从3月20日举行的广州市政府部门定期新闻发布会上获悉,2018年广州市新增高新技术企业超过3 0 0 0家,总数突破1 .1万家,居全国第三。广州科学技术局副局

联合广场风投:加密货币不会与传统市场长期保持关联

免责声明:本文旨在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小编:记得关注哦来源:链闻原文标题:联合广场风投:加密货币不会与传统市场长期保持关联 在市场恐慌时,所有资产都有相关性。撰文:Fred Wi

走进联合广场风投合伙人的价值观:Libra有潜力将加密货币和加密资产带入主流

免责声明:本文旨在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小编:记得关注哦来源:互链链原文标题:走进联合广场风投合伙人的价值观:Libra有潜力将加密货币和加密资产带入主流联合广场(USV),美国著

联合广场风投:投资者该如何应对市场崩溃?

免责声明:本文旨在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小编:记得关注哦来源:链闻撰文:Fred Wilson,联合广场风投联合创始人翻译:卢江飞3 月 9 日,是美国金融市场最艰难的一天。没人知

今日推荐 | 联合广场风投大佬:某些密码货币会跟亚马逊股价走势一样

免责声明:本文旨在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小编:记得关注哦来源:自由守夜人原文标题:What Bear Markets Look Like火星财经编者注:本文发布时间为2018年11

联合广场风投为寒冬熬鸡汤:区块链的冬天会很冷很长,坚持住

文章来源|链闻ChainNews文章整理|小伍先放一张图让你感受一下冬天有多冷。这是 Messari 做的统计,显示了主要加密资产市值缩水的状况。图中黑色部分代表了目前残留的市值,而红色部分代表的则是市值灰飞烟灭的部分。有些惨不忍睹。从今年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生肖羊运势网南昌头条新闻网王丽坤影迷网战狼3影评网南宁午托网南昌交友聚会网石油期货行情网大明湖畔旅游网联想电脑评测网苹果电脑评测网桂林叠彩山旅游网吴姓名人取名网林志颖歌迷网舍得酒业A股抖音直播电商资讯网
福布斯富豪榜-福布斯富豪榜一般指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由《福布斯》发布。1982年首次推出福布斯富豪榜在全球产生了巨大影响,现在,一年一度的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在全世界受到密切关注。世界首富们的财富每天都在变化,而排名前十的的那几位总是不断的在调换位置。
福布斯富豪榜 yiguoyuan.cn ©2022-2028版权所有